追蹤
文化大學長青團契
關於部落格
一群來自草山的基督徒大學生

  • 132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分享天地】~是祂~

    從小到大我早已忘記主日學教的是什麼,但對我來講,我知道有一個神,那時候我沒有感受過祂的奇妙,卻很在乎在教會團契的生活;國中內心很叛逆外表裝乖,叛逆是因為怕不符家人的期待,所以做一些不正當的事情讓表面上看起來成績,品行還過得去;雖然那時候的我,髒話、作弊…,行為都不算優良,但我卻開始相信我相信的這位神是我難以割捨的一塊,即便家庭的傳統信仰這麼的根深蒂固,但很感謝神的,我卻不受影響。我去過廟宇,陪我媽媽去過算命的地方,但是這些對我來講都只是一種觀賞藝術品的一種行為,似乎真正的平安在於教會團契裡給我的查經,禱告。

    從小到大就一直都有去參加營會,記得有參加過(少年野營會,基督精兵戰鬥營,大專門徒營,真長青,大專靈修班,維克特營會,ptl生活營,青年宣道大會,EARC<East Asia Regional Conference…)這些營會對我來說是一種信仰的滋潤劑,也是一個信仰挑戰的機會。因為生活中要遇到相同信仰的地方只有在團契、教會,同學間是很難的,那在營會中可以跟不同地區的基督徒認識,瞭解在同個信仰中不一樣的個人信主背景,從當中彼此激勵與挑戰,我覺得是很寶貴的,所以我很享受參加營會。記得高三後期時候,因為在戰鬥營認識葛兆昕牧師,所以參加屏東和平教會辦的維克特營會,我頭一次比較任真得看待自己的信仰,看待我所相信的神,我到底是怎麼樣的態度?

      那時候的我有很深的體會,也是我對基督信仰有一個嶄新的開始,我開始認真得面對信仰與我生活的連結,如何把信仰運用在生活、個人身上。開始常常會反思我對我自己的信仰到底願意委身到什麼程度?也開始正視到很多信仰帶給我的想法,例如:我想要為我的信仰因基督的緣故做些什麼?

 


    我發現人的一生中,上帝會有一個使命在人身上,不一樣人的特質所想要回應神的方式也不同,而我當然也有,從前我常聽到人說,神呼召我做什麼做什麼。那我也很好奇說神那!那你要我做什麼呢!我要怎麼印證,我要怎麼感受?每次營會或者特會中,會營造那種氣氛要你決
成為某種身份的時候,老實說我很少有感覺,我也很肯定我不是故意要抵擋掉有可能的感動,只是就真得沒有,所以我一度很緊張,很煩惱,那我到底該怎麼辦;幾年前我開始接觸宣教,接觸宣教士,甚至有機會面對面跟這些宣教士見面,我發現台上並沒有呼召,可是我內心有股暖流,我雖不敢肯定,但是神確一再透過營會,福音隊,給我這樣子的負擔。我越來越清楚不論將來如何,有機會傳福音會是我願意的。

 

     我很感謝上帝讓我在大學四年有文化長青成為我的信仰學習的團契,讓我不至於因為離開高雄到外地唸書而就離開信仰,在長青團契裡面我開拓我的視野,我也很親身的體驗大學生的創新創意,更深深覺得大學的階段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在團契裡面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各參半,我發現有些人因著跟社團不一樣氣氛的團契中,找到自我以及信仰的真正價值,但也有人因為被忽略或者受傷而放棄了信仰,要論到文化團契,當然還是有很多可以談的,但對我來說,大學團契是影響我最深的一個階段,我深受大學團契的挑戰和栽培,挖掘出以前沒有過的我,看見自己的不可能變成可能,體會到上帝對我的撿選原來不是在初生的那一刻就有什麼了不起的作為,而是透過我生命的不完全來見證上帝的我身上的作為。

    若我有什麼不錯的恩賜,那都是因為神的恩待。剛畢業一年回到母會,我告訴教會的大學生們說,大學只有一次,學校團契也只有四年,若願意有一顆願意學習的心,不只是在能力上能被提升,在信仰上也會漸漸獨立成熟。我很感謝上帝讓我在團契有一個很好的輔導佩儀姊,成為我很好的信仰前輩的榜樣,回過頭來看到教會很多出社會的朋友們因為工作了,漸漸對信仰也就成為一種習慣,對信仰真理的不堅持…等,就更加的相信大學團契是一個神祝福的事工,好讓我們畢業後,能扔然有一顆願意為主火熱的心。


    大學的團契中信仰的成長對於我面對家庭有很大的幫助,我哥哥是個30歲的問題年輕人,然而我不以為恥,反而是願意回過頭來成為家中支持與幫助,也因為我哥哥的許多背景,讓我有機會了解一些問題青少年的書,甚至是吸毒的問題,或者原生家庭的問題。我仍相信神掌權,也體會到沒有基督,沒有平安;認識基督,得到平安;雖然家人還未信主,但是家人對於我的信仰是正面的評價,這是我很感恩的地方,雖然哥哥曾幾何時成為我不想前進的阻礙,一個負擔,但我想,神的國度不容等待,上帝會親自安排哥哥的路,若我一直無法放手,我將會失去更多神需要我的地方,家庭是一輩子需要經營努力傳福音的地方,然而我卻也相信,神造我不單只是在家庭中成為祝福,更是更多人的祝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